FavoriteLoading
0

告别异地恋,我决定辞职南下

2014年大学毕业后,我就没有想过会飞出这个中原的二线城市。因为有一份差不多的工作,差不多的工资,差不多的房子,像“模拟人生”的一个失败存档一样,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,更可怕的是,我也默默接受了这样平淡的人生设定。

像狗血的电视剧一样,每每到索然无味的尿点时,必然会有一个人出现改变主角的人生轨迹。这个人就是我的女朋友。

大学时我们在一起,毕业后我回老家,她选择了去香港读研。按照我写好的剧本,1年之后她能顺利毕业,就来到我的城市,跟我一起过平淡却舒适的生活。事与愿违,在熬了整整一年,以为可以结束令人发指的异地恋时,她竟然成功申请到了PHD(博士),这无疑是一记重磅炸弹。

我已经饱尝异地恋的折磨。刚开始是,每天晚上的视频通话就像一场期末考试,要提前准备聊天内容,以免尴尬到无话可说。为了缓解矛盾,我不顾家人反对,从朋友那抱回了一只小金毛——土豆。可以说这个小家伙是挽救我爱情的“英雄”。它来了之后,我们会围绕着它的话题反复聊。我每次都会在视频通话结束时告诉土豆:嘿小黄狗,再过不到100天,就会多一个人照顾你了;嘿土豆,再过90天,你的狗生将会有所改变……如今,我可能要告诉它:嘿土豆,我们这样的生活还要再维持1460天。

生活就像一趟高速行驶的列车,如果不去改变轨道,那就是按照预定的线路开下去,如果你肯稍稍变一下轨道,就算结果相同,路程也将更加精彩。

在那一个瞬间,我下定决心,辞职南下。我从没想过我会为了爱情而做出牺牲,可爱情就是互相牺牲却又互相成就的一个过程不是么?土豆歪着脑袋听完我南下计划的利弊分析后,把粗糙的手掌搭我的胳膊上,像是在告诉我:要走可以,你得带上我。

于是,一场改变三个生命的“庞大计划”开始运作起来。

从我家到深圳,1570公里。南下最让我困扰的是交通工具的选择,因为要带上已经60斤重的土豆。

最先考虑的是空运,速度快、价格高,唯一担心的就是安全问题。在网上频频曝出空运宠物致死致伤事件后,我果断放弃冒险。

列车托运也被列入过考虑范围,但是需要自备笼子,而且无法去运输仓照看。不管飞机还是火车托运,我一方面携带大量行李,不便照顾狗狗;另一方面无法一站直达,往返机场和火车站的路途依然让人发愁。

接着考虑了汽车托运,这种私人服务需要长达24小时的半封闭运输,时间太久,环境问题同样让我担忧,这对宠物的精神和心理都是一种考验。我再次放弃。

思前想后,每一个选择都有相对的隐患。无可奈何的时候,女朋友提议滴滴顺风车。我可以带着土豆一起出行,随时查看它的身体情况,而且能直达深圳的住处。喜欢宠物的车主应该也不少,和车主商量好的话,每隔一段时间还可以下车散步,真的是携宠出行的最佳选择。抱着试一试的心理,在平台上挂上了预约的请求,看着时间轴一圈一圈地转动,还有一丝紧张和担忧,会有人愿意接单吗?

两天后,一位车主接了单。电话接通的那一刻,我还是有些忐忑的。

因为我在预约时勾选了携带宠物,车主主动问我。“你要带的是猫还是狗?”

“一只金毛,不知道是否介意?”

“多大啦,在车里会不会大小便呀?”

“不会不会,很听话。”

“好的,没问题!”

短短几句话就解决了我考虑很久的问题,电话挂断的时候我还没有回过神来:改变我人生和土豆狗生的旅程,这么几十秒的工夫就定好了。

在这之后,我和车主又多次电话沟通。我才知道,车主本人也喜欢狗,所以毫不犹豫就接单了。他对照顾宠物颇有心得,还细心地提出建议,需要带什么东西、做什么样的准备等等。这下我彻底放心了。

2015年2月26日,天还没有亮,我给土豆戴上脖圈在小区里遛了一圈。整个上午,我都强颜欢笑以掩饰内心的紧张和不安。

下午两点左右,顺风车车主如约而至,一同前来的还有他的妻子和孩子。在与家人做了短暂的告别之后,我带着土豆在小区走了最后一圈。土豆似乎也明白这次离开的意义,用鼻子嗅遍了每一片草地。我上车之后,土豆迫不及待地跳上车,跟我并排坐在了最后一排,隔着玻璃看着窗外和我们挥手告别的妈妈和姐姐,它看了一会儿又看向我,似乎在安慰我说:嘿,放心,一切有我。

土豆还是改不了一身的“匪气”,在车上上蹿下跳,兴奋地东张西望,而我比较惆怅。我不停地思考这次辞职南下的意义,前途未卜的将来到底是怎样的色彩。车子一点点前行,身后熟悉的建筑越来越小,越来越远,天空中还不断地飘着雨水,为这次的离别增添了不少伤感。

跟随着车流,家的样子终于不再那么清晰,车主先打破了车里的平静。

“豆豆啊,你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吧?”

“啊?没有,我大学是在广西上的,也非常远。”我快速地回答车主的问题,不想被他小瞧了。

“看你的样子很舍不得走啊,这是要去深圳工作?”车主想慢慢地开导我。

“嗯,我是为了感情吧,我女朋友要在香港读博士,估计得个四五年,两个人还是在一起好一点,我也方便照顾她一些。”我详细告诉了他我的目的,这次却没有换回车主快速的回复。他反而沉默了一会儿,才缓缓吐出两个字。

“不错!”

我一手牵着土豆的爪子,一手按着手机,向女朋友汇报行程,然后等待着车主的下文。我平时打顺风车的次数也不少,在封闭却舒适的环境下,陌生人之间不担心破坏平日小心维护的形象,也就不需要彼此防备,车主和乘客都很愿意敞开心扉。

“咱俩挺像的,我到深圳那会儿跟你差不多大吧,这也过去十几年了。我当时没有你现在这个条件,我要是在家的话,应该就是当个农民,种种地,坐吃等死了。”车主透过后视镜和我对视了一眼,笑了笑,讲起了自己深漂的故事。

“我本来想的是,最多在深圳待个五六年,赚点儿小钱就回来盖个房子,没想到一待就是十几年了。你是为了女朋友去深圳,我是为了女朋友留在了深圳,咱俩是不是有点儿像?”车主哈哈笑了起来。

我却立刻不解风情地反问了他一句:“你不回来不想家么,不想你爸你妈么?”

车主也顿了顿,想了一会儿说:“想啊,咋不想。我当时也纠结,这回家吧,本质上除了钱我啥都没拿回来,我老婆是惠州的,也不愿意离开家,那总得有个人妥协吧。我想了想,还是我留在这儿吧,父母会理解的,大不了到时候接他们过来嘛。现在我在惠州,两个孩子了,也就不想回老家的事了,老婆孩子在哪儿,哪儿都一样。”

时隔多年,他仍然为自己的选择而得意。车主的老婆抱着孩子,虽然一路上不怎么说话,但从眼神里可以看出对自己男人那份浓浓的爱意。

一番对话下来,与车主渐渐熟络了。他心疼土豆,几乎每隔两个收费站就会停下来,让我带狗狗下车散步。一路上都在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车主每次都会把毛巾递给我,让我帮土豆擦擦毛,没有觉得丝毫的麻烦。而当时土豆正直换毛季,车里面四处飘着土豆的毛,车主的小孩却玩得不亦乐乎,车内也是一片欢腾。

“你为啥要开顺风车啊,自己走不是很方便么?”熟络之后,我不禁问他。

“嗨,我都开两年了。自己走多无聊,关键是我自己开就方便我一个人,再搭一个乘客就方便两个人,分摊一点油费,路上还能聊天交朋友,一举多得。”讲到这里他兴奋了起来。

“就今年过年回家时候,有个小孩儿估计跟你差不多大吧,坐我顺风车回咱老家。原本终点是信阳汽车站,还在服务区他就拿行李,说要想办法搭车去漯河。我听他说话吞吞吐吐,肯定是有啥难处。结果你猜猜?小孩儿被拖欠工资了,回家的钱不够,加上顺风车的优惠券才只够到信阳,你说可怜不可怜?”

“那后来他咋回去的?”

“咋回去?我送回漯河去的呗,咱不能见死不救是不是?我老婆跟他说,一块儿走吧,后半程给你免单了,咱们顺路回去,我们家车大,多一个人也不挤。我老婆把我想说的话都说完了。那孩子当时要哭了都,可怜人。”车主此刻的笑容里透露着真诚和欣慰。

“都是老乡,能帮就帮呗,主要又顺路,谁还没有个困难时候?”车主老婆也认真回忆着当时的情景。

一路上,我们都在分享着彼此的故事,听着彼此的想法,吹着牛,打着哈哈,像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。

24小时的超长旅行,土豆和我都累得够呛,总算抵达了深圳的落脚点。车主帮我把行李扛了下来,临走前拍拍我的肩膀说,在深圳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,就给他打电话,他能帮衬的一定帮。

分别之后,我加了车主的微信,添加了一些感谢费给他,留言里说了一句话:祝您以后工作顺利,家庭幸福。过了一会儿他回了我一条信息:既然为了爱情来到这里,那就为了未来坚持自己初衷啊,小兄弟加油。

因为一趟顺风车之旅,我又多了一位朋友。后来通过聊天我知道了,他是做销售的,每天还在为了自己的工作奔走东西。每到过节的时候,我和车主都会在微信里互道祝福。这位老乡的存在,给了我很多温暖,也让我多了几分奋斗的动力。

很快,我在深圳找到了合意的工作,在这座陌生的城市站稳了脚跟。平时和女友往返深港两地,拉近了距离,感情随之升温。

2016年的11月27日,土豆头顶着戒指,跟我一起求了婚。4天后,我和女友在香港领取了结婚证书。

作者图|土豆顶着钻戒帮我求婚

领证的那天,意外收到了车主的微信:小兄弟,恭喜恭喜,终于走到了这一步,祝你们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我心头一热,一年前乘坐滴滴顺风车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,赶紧致谢:谢谢您将我和土豆带来深圳,以及一路上对我的照顾和鼓励,同样祝福您阖家幸福,万事如意。

南下深圳的3000里是我人生的关口,他的这段陪伴是一种见证。在过去两年中,滴滴顺风车也成为我的一种习惯。在地铁公交中人人低头玩手机的时代,顺风车成为了新的社交渠道,让我得以和陌生的车主互换心事,也结识了不少朋友。转眼间春节又要到了,今年要是方便的话,我还想顺他的车回老家。只是这次还乡,变成完整的“一家三口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