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voriteLoading
0

异地恋的第2年

 文-烟波人长安  经作者授权发布

那天于期一走,辛然就从床上爬了起来。她坐着仔细听了一会儿,听到于期下楼的声音,才蹑手蹑脚地下床。

就在刚才,她和于期说她累了,想睡一会儿,把于期赶去上班。

从他们这次见面到现在,只过了三个小时。三个小时前,辛然坐火车到北京,于期请了周五上午的假去接她。乍看上去,两个人在彼此眼里都没什么变化,当然,于期剪了短发,看上去更成熟了一些。可是这有什么呢?人是成长的,这点变化可以理解。

真正让辛然担忧的是,于期这段时间对她的态度。

他似乎忙了很多,不再是每个电话响一声立刻会接起来,晚上也不再会约好和辛然同一个时间入睡,辛然和他说一些好笑的事情,他打一个“哈哈”就没了下文。

“三个字以下的‘哈哈’都是敷衍。”辛然的一个朋友这么说。

这是辛然和于期异地恋的第二年,本来他们在一所学校毕业,留在同一个城市,一切都很好。可是于期说他想试试自己的能力,拎着箱子来了北京。一开始辛然觉得没什么,貌似也不是很远,异地就异地呗,异着异着就习惯了。

但她没有想到,思念一个人就像溺水,百般挣扎却靠不了岸。她也没有想到,“变化”来得这么快。

这次她名义上是来看于期,过一过二人生活,其实,也是来检查。

但是辛然忙活了快一个小时,按照另一个朋友指示的,把于期的住所翻了一遍,什么都没发现。她甚至趴在于期的床上,一根一根地筛选角落里的头发,最后发现唯一一根像是女人的头发,似乎还来自于她自己。

辛然坐在客厅沙发上,莫名其妙地感到挫败,好像她真的期待着什么一样。

看来他真的是每天都在忙吧,她想。

● ● ● ● ●

她突然想喝东西,去厨房翻有没有茶。于期喜欢喝红茶,一般都会备着茶包。辛然很快找到了他的储藏品:一盒盒红茶整齐地码在抽屉里。她随手抽出一盒,又一下愣住。

在红茶后面,抽屉深处,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。

辛然犹豫了一会儿,往门口望了一眼。确定于期不会这个时候进门之后,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,把盒子拿出来,打开。

盒子里面是一根手链。

看材质像是玫瑰金,细细的一根,中间有一个小吊坠,水滴形,在午后的阳光下闪闪发亮。

辛然盯着它看了看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飞速把盒子扣上,手忙脚乱塞回抽屉。

“砰”一声,抽屉关上了。

辛然站在原地,一动也不动。这是……送给我的?

她感觉自己脸好像红了,耳畔是打鼓一样的心跳声。几乎是无意识的状态下,她晃着走回卧室,躺到床上,手里还紧紧攥着那个茶包。

——真的是送给我的?

● ● ● ● ●

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了过去。再醒来,于期正在客厅看电视,声音开得很小。

“睡醒了?”他微笑着问。辛然点头。“你下班了?”她也问。

“嗯。”于期说,随即睁大眼睛,指指辛然的手,“你手里怎么有个茶包?”

辛然一愣,瞬间想到了抽屉里的那条手链,下意识地把手收到胸前。

“我……睡觉前想喝来着,”她说,“好像太困了,忘了……

“啊,我没乱翻你的东西!”她又补充一句。

于期笑笑,站起身,摸摸她的头发。“翻了也没事儿啊。”他说。

……翻了也没事儿?

难道就是等我自己发现那个?辛然紧张起来,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他,我已经看见了?但是,万一他是打算亲手送给我呢?

她隐隐有些兴奋。

“我们出去吃吧。”于期没有察觉,一边穿外套一边说,“带你去吃好的。”

辛然答应着,简单收拾一下,坐在门厅穿鞋。于期靠墙站着。辛然一直偷偷看他,看他会不会趁她不注意,把手链带在身上。

但是直到他们出门,于期都没有进过厨房。

接下来的晚饭,辛然吃得索然无味。她原以为于期会在晚饭时候把手链送给她,结果于期提都没提这件事。

还是说,他另有打算?

对啊!辛然嚼着米饭,转念一想,她后天才走,于期应该是准备那个时候送吧?

这样一想,她踏实了许多,高高兴兴地吃完了这顿饭。

● ● ● ● ●

接下来的两天,她心情一直不错,就连于期说趁周末带她出去转转,最后因为下大雨没去成,她都没有不开心。

于期倒不是没有送过她礼物,但辛然觉得,这次这个礼物,意义不一样。

转眼到她走的那天,傍晚的火车,于期提前送她去车站。辛然磨磨蹭蹭不走,一会儿说要喝口水,一会儿说要拿一包纸巾,有意无意地在厨房转来转去。

“咱们走吧。”于期说,“一会儿该堵车了。”

辛然看看他,又看看厨房。

于期扬起眉毛,看着辛然凄落的神情,露出一张恍然大悟的脸。

他走过来,轻轻抱住辛然。“没事儿,”他说,“等我工作稳定了,你过来,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。”

辛然没说话,木木地点点头。

其实检票之前,她都还怀着希望,于期会不会突然冲过来,在她面前把那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。她还记得盒子里面绣着一行小字,LoveForever,爱到永远。

可是,永远到底是多远?

至少比北京远吧,她想。

她把票递给检票员,过闸口,于期在离她十几步的地方站着,她却愣是看不清他的表情。于期用力向她挥挥手,她也挥了挥。

下电梯去站台的一刹那,辛然觉得心底有什么地方崩塌了。

她上了车。火车很快开动,过四个小时她就要到家了。辛然抱着背包,靠窗坐着,旁边坐了什么人,广播说了什么话,她全没注意。

坐了一会儿,她觉得饿了,打开背包,拿吃的东西。

背包最上方,一个精致的小盒子,静静地躺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