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voriteLoading
0

从异地恋到军婚,她独自坚强

1

不管你是不是军人,恋爱或者婚姻都需要悉心经营。靠着法律保护,只不过是放不下的自我垂怜。

军婚四年,异地四年,我觉得,我们的婚姻即使算不上最好,也是美好的样子。

2013年3月,我们开始电话联系。我在军校学习,每天都会花心思琢磨跟她聊什么话题。不少于两个小时的电话煲,我讲她听,她时不时地发出笑声。

她的网上签名是人生若只如初见。我们开始聊安意如,聊纳兰性德,聊《红楼梦》。未曾见面,却先成了知己。

第一次见面,我们选择在黄河边。

她全程带着笑。浅蓝色的短袖薄纱衬衣,黑色的带褶短裙,浑身散着香气。

吃完第一顿饭,我拿出钱包,只有车票和银行卡。明明取了钱。该不会觉得我是故意的吧?只顾着想她生气了我该怎么办,老板略带嘲笑的表情已引不起我的注意。

她替我解了围,没有一丝生气。后来她老拿这件事笑话我,说换做别人,像是诓人。

她说我走路很正,站的很直,满脸的憨厚正义。我说,这是部队教会我的。那时她还不理解我说这话时藏不住的自豪。

两座城,挨在了一起。互相欣赏的小诗,她来我往的高铁,都是我们的见证。

武大校园里,一对手牵手的老夫妻在开满了花儿的长廊里慢步。白发苍苍,步履蹒跚,宠溺和娇羞恰似青年情侣。

我说等我们老了,也要相偎相依。

周围的战友笑我,快被她拿了魂去。我才不管那么多,戴上耳机,录一首情歌给她。任贤齐的《呢喃》,男男女女,呢呢喃喃,轻柔耳语是一波波的浪。

2

2013年国庆节,我们在驻地领了结婚证。

我在部队回不去,她带上户口本就来了。我问她,想好了吗?她说,又不是火坑,怕什么。我能感觉到她的手有点抖。

异地,军婚,对正浸在甜蜜中的我们,构不成任何威胁。

浓郁的法国梧桐树下,简陋的照相馆里,我们拍了结婚照。她还是带着笑。只是,我能看到她眼底的顾虑。

她说她已经好久没有挤过长途客车。我算了算,那天,应该是她第五次来找我。

忘了因为什么,晚上她很生气。她闹着要走,我堵住门,任凭她把指尖掐进我的手臂,全程一语不发。

她说害怕吵完架后沉默不语。或许以后还会有争吵,但我学会了用不停地说话来哄她。为此,查了好几本笑话全集。

接下来的三年里,春去秋来,夏日冬雪,只要是连休的周末,她总会出现在喧闹的车站。光秃秃的训练场繁华灿烂,加班后午夜的路上星河浩瀚。我数着日子,笑盈盈的她,又要在大院门口出现。

她不爱收拾房间,那好吧,就做我的“乱室佳人”。她说她要学着做饭,是我先在厨房鼓捣出一顿大餐。她把我当成她班上的优等生,对我一顿猛夸,让我乐此不疲。

外训点荒芜的小院,一张旧床,几件破家具,四面透着风,她高兴地说我在这里就是家。我从院子里摘下一簇野菊花,单膝跪地献给她。手机伴奏,两个不会跳舞的人,合着音乐轻摇。

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,我把她放在家属院,忙着工作到半夜。等我回来,她和衣而睡,脸上还带着泪。她说她害怕一个人,在这陌生的房间,在这陌生的夜晚。她说再也不来了。我拍着胸脯保证,这是最后一次。

她说我的保证就没作数过,可是她,不也说过再不来找我?

3

那次,我正在带领连队拉动演练,她打电话说手被菜刀切到了。我跑回去,心疼地掉眼泪。我很自责,她笑笑说没事,不至于。

她这突如其来的坚强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着我气喘吁吁,依然全副武装。

有一回她来,赶上我的生日。她说要送我一个特别的礼物。见了面,她掏出一本厚厚的相册。DIY的那种,里面的每一张照片都剪成可爱的形状,每一段文字都记录了一路走来各种各样的心情。不算勤快的她,用满满的心意带给我感动。

相聚的时光太短暂。几年里,我们的爱情更多靠手机维系。

我算着她的时间表,一有时间就跟她联系。电话打通了,感觉阳光明媚,世界美好。如果没人接,不好的念头一个接一个。会不会手机坏了,会不会遇到坏人了,会不会摔着了。盼着她平安,更阻止不了自己的胡思乱想。

我记着她好朋友的电话,我怕她的手机丢了,就与她,失去了所有联系。联系,却也有着别样的顾虑。

她住的城市下雨了,我想问她有没有带伞。可我怕她说她没有带,我却没有办法给她送过去。

她在办公室里受了委屈,我想问她是谁惹了她。可我怕她跟我诉完不公的遭遇,我却连一个拥抱都不能给她。

她把宿舍的钥匙弄丢了,我在电话里干着急却不敢言语。我怕她一边鼓捣着弄不开的铁锁,一边抱怨着我白练了那么多力气。

我更害怕她生病,她难受,她不高兴。除了没有温度的安慰,我连一杯热水都不能倒给她。

她说看到周围成双成对的特别烦,他们之间的争吵都像是在跟她炫耀。

她的电脑坏了,她需要搬家了,她累了,她想找个肩膀靠一靠。

我都不在。

我在我的迷彩丛林里,用双腿丈量,家和国的距离。

我知道她所有的委屈,她所有的不容易。

我只能在相聚的日子里,用加倍的爱来弥补她。

我俩在一起的时候,有一件事是一定要做的。找一个唱歌房,点上几首情歌,慢慢唱给她听。

每次都要唱《童话》。我们第一次牵手,就是在武汉的街上,我给她清唱这首歌。

4

2017年3月,宝宝降临。爱修成正果,升级为父母的我们,兴奋、激动。她为生产准备了所有的物品,我为她买了一本《月子指南》。

当时她坚持顺产,我表示怀疑。平时柔柔弱弱,哪来的勇气?让她坚持的理由是,顺产的宝宝健康聪明。

生产前的两个月,她每天都要爬几趟楼梯。一楼到十八楼,电话里听着她的喘息,生怕她不小心摔一跤。

这场坚持她取得了胜利。那一刻,我觉得她就像一个冲出重围的战士,高举着大旗。

别人看到的只有胜利。背后的付出,她云淡风轻,我粗心大意。

宝宝刚出生五天,因为黄疸过高,不得不住院。医生问了我一堆问题。

家属怀孕期间得过什么病,吃过什么药,妊娠反应强不强,有没有过敏原,有没有经常夜里盗汗,手脚肿的厉不厉害……

我努力搜索记忆深处,找不到相关的画面和语言。我才意识到,她独自承受了太多。不在的日子里,宝宝的成长带给她这么多身体的变化。

愧疚的眼泪止不住。医生劝我,孩子不要紧,就是住几天院而已。她哪儿知道,让我流泪的,更多是她。

我想起,她一个人上下班,一个人坐车回家,一个人买菜做饭,一个人去做产检,雨天一个人撑伞,刮风了抱紧双臂。

我想起,每次去做产检,路上她都要给我打电话。有时候我忙,就匆匆地挂掉她的电话。声音的陪伴,我也无能为力。

我想起,她说冬天被窝好凉,一晚上都暖不热。她说又胖了好多,衣柜里找不到一件合适的衣服。她说肚子又变大了,走几步路都开始喘气。她跟我说一个人走在街上,好想牵着我的手,和她一起呼吸……

5

军婚,异地,她独自坚强。我不敢再想,再想我会无法原谅自己。

我只能在她的月子里竭尽全力,拿出在部队争分夺秒、加班加点的劲头,争取多弥补点我的缺席。

有了孩子,她就再也没有睡过整觉。一晚上醒无数遍,手腕子因为频繁抱孩子,骨头略有突出。在家时,她半夜醒来会冲我发脾气。我不在家了,那么长的夜,还是不要生气,我没办法哄你。

我真的很想谢谢她。宝宝会说的第一个词,是爸爸。我问她会不会吃醋,她说怕我回去了宝宝不认识我,我会更难过。现在,他能分辨出手机里的爸爸,照片里的爸爸。

她以前老问我,什么时候能回去。现在她不问了,不是因为没有意义,而是她知道,她和宝宝在哪里,哪里就是我整个世界的中心。

她把她的全部交给我。而我,还要把自己分出来一部分,给这身迷彩绿。

嫁给我之后,她不得不比以前坚强、独立。撒娇女人最好命,可她却是军人的妻。

虽然迫不得已,可不正是这拉扯相思的异地,让我们军人,更懂得浪漫,更懂得珍惜?

我在军营,她在家里。花点心思,制造生活里的浪漫和惊喜。

互相包容,互相理解,不要抱怨对方,婚姻才能长久。军人的婚姻更多不易,但是,如果你的婚姻出了问题,不是因为距离,而是你们没有留在对方的心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