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voriteLoading
0

异地恋故事:不分手的异地恋(下)

文 | 默小西   图 | 网络

 ◆ ◆

1 

快下班时,办公室里传起来一个消息:下午发生了大地震,四川汶川是震中,听说很严重。

叶欣怡心里一惊,下意识地向口袋里摸手机——没带!

她立刻拿起办公室的座机给沈毅打电话,但是拨过去信号就断,再打家里的座机号码,还是不通,估计四川的通讯设施也被地震摧毁殆尽了。

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,心急如焚的叶欣怡再也等不及下班,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下写字楼,拦下出租车,又是以什么样的速度飞奔回宿舍。

当她飞快地从床上拿起手机时,发现上面已经有了十多个未接来电,还有几条未读短信静静地躺着。

“丫头,别生气了,再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“丫头,你没带手机吗?对不起,我明天就来看你好吗?”

“丫头,地震了。我爱你,我真的爱你,丫头,你为什么不接电话……”

“亲爱的,你等我。”叶欣怡擦了擦眼泪,一咬牙朝着火车站跑去。

上海到四川,也不知道火车能开到哪里,也不知道沈毅是活着还是已经……叶欣怡坐在火车上,望着窗外一边抹眼泪,一边给沈毅打电话。

四十个小时,是人生炼狱一般的折磨。

深夜三点,气温有些低,叶欣怡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,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。

突然,沈毅的电话打了进来。

“喂,你在哪儿,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?”叶欣怡抓起手机,近乎是歇斯底里地咆哮着,因为激动,她的手指关节发出了咯咯的声响。

“丫头……”电话那头,是沈毅虚弱得像是从地底发出来的声音。地震的时候,他刚好在一个商场,结果被头顶上的一块水泥板结结实实地压在了下面。

“丫头,这里好冷,我被困住了……”沈毅仰躺在地上,他的两条腿被水泥板死死地住,头顶没有一丝缝隙。

“你等我,你等我回来,你听我说。”叶欣怡张了张嘴,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空洞的忙音。

电话在一次陷入了无限的断线中,如果可以,叶欣怡真想此刻被压在水泥板下的是自己。

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,只是做错了,没办法再弥补罢了。

2 

这是一趟开往何处的火车,为何车上哀嚎不已。

哦,原来痛哭的人只有一个目的地,家都在四川。

叶欣怡裹着大衣,在一片悲痛的气氛中,等来了早晨。

手机上的电不多了,她尝试着又给沈毅打了一个电话,奇迹般的,电话通了。

“喂,丫头。”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异常疲惫,像是一个久病初愈的老人。

“你怎么样了?我听说国家派了很多救援队,有没有人来救你。”叶欣怡焦急地问。

“有,有的,我听到头顶上有人的喊声,还有翻动瓦砾的声音。”手机的微光照在沈毅毫无血色的脸上,四周是死一般的沉寂。

前半夜的时候,沈毅还能听到附近一些微弱的喘息,还有痛苦的呻吟声,到现在,什么都没有了。他们都走了,自己也会是下一个,想到这里,沈毅苦涩地笑了笑。

“丫头,自从那次你坚持让我先挂电话,我就知道你的用意。其实我也看过那篇故事,很早的时候就看过,那是一个美丽的故事,因为有遗憾而美。但是那不属于我们,我不要那种美,那种遗憾的美,我不要。刻骨铭心必定伴随着撕心裂肺,我宁愿我们两个人平平淡淡,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,也不要那种刻骨铭心,我只想伴你一生,白头到老……丫头,你听得到吗?”电话那头是绝望的一阵忙音。

沈毅无力地垂下手,背靠着身后的废墟,眼泪无声无息地流淌下来……

叶欣怡痴痴地握着手机,发现它已经因为电量不足而自动关机了。她站起身,拼了命地往车长室跑,跪在列车长的面前苦苦哀求。

其实她大可不必这样,列车长是一个好心肠的人。

“姑娘,你要充电就充吧!我的家人也在四川。”他的眼睛红得要滴出血来,但是因为职责的需要,脊背仍旧坚挺得像是一块钢板。

手机在十多分钟的充电后终于开了机,上面只有一条短信。

“傻丫头,看样子我是没有那个陪伴你一声的福气了,我的两条腿已经被水泥板压断,伤口还在不停地滴血,我还能闻见自己流出血的腥味儿。亲爱的,我可能无法再陪你继续走下去了。”

3 

火车进四川的时候,天已经很暗了。

地震所造成的毁灭远比想象中要恐怖得多,所到之处满目疮痍,除了废墟还是废墟。

叶欣怡是跟着一批救援队进的山,山上已经没有道路可言,大地碎裂成无数道沟壑,一个不留神就会葬送到悬崖下。

众人翻山越脊艰难爬行,进入震中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,叶欣怡的父母还有沈毅的家人虽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,但是奇迹般的都活了下来。

沈毅的手机再也没能联系上,遍地钢筋裸露张牙舞爪的残垣断壁中,根本就找不到他所在的那个商场。

叶欣怡站在废墟上,撕心裂肺地叫着他的名字,可惜回答她的永远都是那萧瑟的风声。

“沈毅,你这个骗子。说好的要来上海开店,你为什么不来。说好的每天早上给我b送早餐呢?就吃红油抄手,我每天都吃红油抄手,你亲手送给我好不好,好不好?”叶欣怡瘫软地跪在地上,用力地扒着地上的泥土,直到手里挖出血也不愿意停下来。

余震还在一波又一波的发生着,叶欣怡的家人拼了命地把她从废墟上拖了下来。

到现在,距离第一次地震已经过去了四天,沈毅生还的可能已经无限接近于零。

希望只有在一次次失望中,才会化作绝望。

如果沈毅能够回来,叶欣怡宁愿这辈子从未遇见过他。

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,只有失去过的人,才明白这种无奈。

4 

沈毅的尸体被挖出来,是地震后的第五天早上,从叶欣怡知道这个噩耗开始,她就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一切了,甚至都没敢再看沈毅最后一眼。

等把家里的事情妥善安排好以后,她毅然加入了救援队,在废墟瓦砾中挖出来不少奇迹生还的幸存者。

这场灾难平息之后,她只身回到了上海,一忙就是五年。

这五年,她用自己赚来的钱,资助了几名贫困学生,最后在一处僻静的小巷里,开了一家早餐店。招牌特色是赖汤圆——沈毅生前最喜欢吃的东西。

有一天早上,她正在店里忙碌,发现店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,在看到叶欣怡回头的那一刻,坚毅的脸上流出了泪水。

他是沈毅唯一的一个弟弟沈杰,几年不见个子长高了些,脸上竟然有了沈毅的样子。他不知从谁那里得来消息,知道叶欣怡在这里开了一间早餐店,于是就找了过来。

“嫂子。”沈杰一开口,叶欣怡的泪水就淌了下来。

“当初我们把我哥挖出来的时候,发现他的手里死死地攥着一个东西。我们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把那个东西从他的手里掰了出来。”沈杰说着,把一枚亮闪闪的戒指递到了叶欣怡的手掌心里。

原来他那天之所以会去商场,就是为了给她买戒指。

“嫂子,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放不下我哥,但是,我哥不想你这辈子一直孤零零地过下去。遇到合适的人,就嫁了吧!”沈杰抹了抹眼泪,又把一台旧手机交给了她,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

叶欣怡一眼就看出来,那是沈毅的手机,虽然已经有些旧了,但是还保存得很好。

她按下开机键,发现手机里面有一条发送失败的信息。

“丫头,生还无望。我躺在这个地方,脑子里全是过去与你在一起的画面,大学那四年虽然匆匆,却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段时光。本来我打算买好戒指就去上海跟你求婚,没想到天公不作美。也好,这样你就不用跟我过苦日子了。我走了,你找一个更好的男人嫁了吧!不管怎样,忘了我。”

叶欣怡把手机紧紧地贴在胸口,将戒指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,眼睛呆呆地看着柜台上那张两人的合照。

“傻瓜,这个世界上哪有比你更好的男人。”

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