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voriteLoading
0

异地恋故事:不分手的异地恋(上)

文 | 默小西   图 | 网络

 ◆ ◆

1

沈毅和叶欣怡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一对,高中时两人本来约好考同一所大学,可惜沈毅高考失利,以一分之差落榜。

因为家境贫寒沈毅没有选择继续复读,而是去了叶欣怡上大学的地方,在附近打了一份零工。

每个人都向往童话般的爱情,可是公主和王子都只存在于童话故事中,平淡的生活才是真实的开始。

开学后,两人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单间,沈毅下了班就会到校门口等叶欣怡下课,因为他知道叶欣怡怕黑。

这天晚上叶欣怡歪着脑袋说:“等毕业了,我要去上海发展,那里繁花似锦,有大把赚钱的机会。”

沈毅抱着她亲了一口:“那我就在你上班的地方开一间早餐店,天天给你送你最喜欢吃的红油抄手。”

叶欣怡笑着捶了捶他的胸口没好气地说:“哪有人天天早上吃红油抄手的,听着都油腻死了。”

“哈哈,那就钟水饺、赖汤圆、狼牙土豆……”

“快别说了快别说了,我口水都流出来了。”

“哈哈,傻丫头,咱们现在就去小吃街,今天我发了工资,随便你点。”沈毅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。

“真的嘛!亲爱的,我爱死你了。”叶欣怡说着就攀上了沈毅一米八的大身板 ,像个小猴子挂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“好啦好啦!”沈毅用力掐了一下她的屁股,索性把她背在身后,两个人就这样渐渐走出了街口。

叶欣怡安静地趴在沈毅宽厚的背上,闻着他脖子上淡淡的味道,脑袋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。

她跟沈毅虽然文凭不对等,但是家里人并不反对他们在一起,毕竟是一起长大的,叶欣怡的父母对沈毅的人品也很放心。

只是,叶欣怡知道,沈毅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男孩子,即使表面上没有显露出来,但是内心里一直在跟自己暗暗较劲。

像很多小情侣一样,两个人偶尔也会因为一些小事吵架,但是感情却越吵约好。

大学四年过后,叶欣怡果真坐了去上海的火车,可惜这一趟火车没有沈毅,就连火车站的送别,都迟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。

叶欣怡站在月台上,焦急地等待着,直到列车发动前的五分钟,沈毅才红着眼睛站到了她面前。

“到了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总是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冷了多穿衣服。”

火车发出轰鸣声,提示着旅客上车,沈毅的手抬到半空又缩了回来。

“丫头,我不能拖累你,咱们分手吧!”

2 

这是沈毅第一次说分手,叶欣怡坐在火车上,眼泪洒了一路。

以前不管她再怎么无理取闹,沈毅都不曾说过这句话。叶欣怡知道,他说分手的时候,心中的苦楚不比自己少一分一毫,这才是叶欣怡感到最绝望的地方。

以前,她有很多很多的梦想,本来这些梦想里都有沈毅的影子,可是现在,沈毅已经没有办法再跟她一同前行了。

哪有那么多浪漫的童话故事,现实终究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。

也是在后来,叶欣怡才听父母说,沈毅在老家真的开了一家早餐店,卖的也是她最喜欢吃的那几种小吃,生意还不错。

来上海打拼的日子并没有叶欣怡想象中那么顺利,这里的物价很贵,生活很艰难。

她住的地方是一个很简陋的筒子楼,楼梯间里常年漏水,发出一股霉烂的味道,附近的治安也很差,经常会有一些偷内衣的变态。

这天晚上,叶欣怡在睡梦中被一阵窸窸窣窣的撬锁声惊醒,仔细听门口还有两个男人低声说话的声音。她抓紧被角浑身抖作一团,大气都不敢出,在上海的这半年,她头一次感到这么的孤独无助。

突然,她的手碰到了枕头下的手机,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她拿出手机给沈毅发了一条信息:救我。

其实沈毅远在四川,就算一条信息又能起什么作用呢?更何苦大半夜的,沈毅平时工作那么累,应该早就关机睡觉了才对。叶欣怡忘记了要先报警,在这最害怕的时候,她只想到了沈毅,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,沈毅仍旧是那个最可靠的人。

令人惊喜的是,叶欣怡的短息发出去没几秒,沈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叶欣怡轻轻地接听,一听到电话那头沈毅关切地声音,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,像决了堤的洪水般涌了出来。

“丫头,你别哭啊!到底怎么了?”沈毅的声音有些颤抖,紧张到几乎哽咽。

叶欣怡压低了声音,把这边的情况小声的说明了一遍。她现在最怕的不是那两个贼进来偷东西,而是他们发现她只有一个人的时候,对她再做一些什么。

“丫头别怕,你现在悄悄走到门口,把手机的扬声器开到最大,相信我。”

3

叶欣怡知道沈毅的鬼点子多,当下就明白了他的用意,轻声下床之后把手机贴在了门边。到这时,门外面的两个男人的声音就更清晰了。

“我到了门边,扬声器也开到最大了。”叶欣怡战战兢兢地说话,身子也紧张得有些站立不稳了。

就在门锁有些松动的时候,房间里传来一声大吼。

“他妈的,谁在外面搞我家里的门啊!屋里的几个哥们儿都起来,有客人来了。”

沈毅的声音粗犷有力,在这寂静的夜里如同响雷一般,把叶欣怡都吓了一跳,就更别说门外面做贼心虚的那两个人了。只听到一阵扑通扑通地脚步声,沿途还踢翻了几个垃圾桶,乒乒乓乓的声音由近及远,几乎是慌不择路。

“谁啊?这么晚了吵什么吵。”四周的邻居亮了几盏灯,传出来一阵叫骂声。

叶欣怡长出了一口气,腿一软,瘫坐在了地上。

“外面的人走了吗?丫头……”手机里,沈毅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亲爱的,我想你。”叶欣怡对着手机终于是哭出了声音。

这一晚,两个人捧着手机直聊到天亮……

再看到沈毅,是第三天的早上。

叶欣怡刚梳洗完下楼,就在小区的门口看到了风尘仆仆的沈毅。

他的眼睛通红,像是彻夜未眠。

谁曾想,那天沈毅刚挂掉电话就买了一张去上海的火车票,坐了将近四十个小时的火车,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这里。

半年多不见,他瘦了很多,以前的长碎发也剪成了球头,眉宇间更多了一些成熟男人的稳重。

“我给你带了一些吃的,你看你又瘦了,平时一定没有好好吃饭……”一见面,他还是那么婆婆妈妈的。

叶欣怡哪里受得了他的念叨,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,双手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腰,眼泪再一次决堤……

沈毅说,他店里的生意不错,等再赚些钱,就可以考虑来上海开一间分店。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信誓旦旦,一点都不像是在说大话。

“丫头,我已经慢慢追上了你的脚步。”他深情地看着埋头啃着冷吃兔的叶欣怡,脸上挂着无比幸福的微笑。

童话之所以是童话,是因为它是说给小孩子听的,大人说的话,都叫情话。

4 

短暂的相聚之后,沈毅又回了老家,临行前硬塞给叶欣怡一笔钱,嘱咐她换一间高档一点的小区。

叶欣怡尽管不舍,但是她知道,沈毅为了能够跟上她的梦想,已经付出了太多,她没有理由再任性下去。

沈毅回去之后,两人开始了一场异地恋情,彼此的相思当然只能靠无线电来寄托。打电话,发信息,他们向祖国的通讯事业奉献着自己的绵薄之力。

一天,叶欣怡在书上读到一个故事,说的也是一对异地恋的情侣。每次这对情侣打电话,男孩都会等女孩先挂断电话。当女孩历经沧桑之后,回过头才发现,越来最爱她的人,是一直等她先挂电话的那个男孩。

叶欣怡记住了这个令他唏嘘流泪的故事,那天晚上打完电话之后,她对沈毅说:“你先挂电话。”

“傻丫头,挂电话还分什么先后啊!”电话那头传来沈毅爽朗的笑声。

“不嘛不嘛!就要你先挂,不然我就生气了。”叶欣怡使出了杀手锏。

“好好好,我先挂,那你早点休息啊!”

“嘟”的一声,叶欣怡听到手机那头的一阵忙音开怀地一笑。

亲爱的,我爱你,比你爱我还多一点点。

从那天以后,两个人打电话,每次说到再见的时候,叶欣怡就捂住手机静静地听,等沈毅先挂断电话。而沈毅总会笑着叫她一声傻丫头,潇洒地挂断了电话。

时间久了,叶欣怡渐渐地感到一丝淡淡地委屈。她想让沈毅也看看那篇文章,让他知道自己这么做,是因为想要更爱他一点。

“哼!大木头疙瘩,要是哪天他也能等我先挂一次电话,让我也切实感受下什么叫被爱,该多少啊!”

叶欣怡最终还是忍住了,幸福中既有甜蜜也有酸涩,她想,这辈子都能以这样的方式,表达自己的爱,也是一种浪漫吧!

异地恋最折磨人的,其实往往就是电话,时间久了,你开始对对方跟你说的事情不再感兴趣,因为你没办法感同身受。他身边的事,身边的人,没有一件是与你有关的。

难免的,两人之间也会有争吵,而电话又恰恰是最无力的工具。有时候一个笑容,一个眼神,或者一个拥抱就能解决的问题,在电话里就成了永无休止地争执。

那天早上,叶欣怡又因为来上海的事跟沈毅大吵了一架,不管沈毅怎么打电话发短信安慰道歉,她都没有理会,索性把手机丢在了宿舍。

下午2点28分,叶欣怡在公司的大楼里猛然感到一阵颤动,头顶的吊灯晃了几晃。

她忽然感到脸上一阵湿热,摸了摸脸颊,发现眼泪不自觉地一直往下掉……